(全章节阅读)错爱一生苏茉黎慕驰野 苏茉黎慕驰野小说阅读

时间:2020-06-24 12:02

错爱一生
作者:酒爷
主角:

  • 错爱一生 介绍

我火速赶到圣心医院,心急火燎的寻到手术室。

可是,那亮起的红灯,紧闭的大门,无一不在摧毁着我的理智。

双手合十,我腿脚哆嗦的倚着墙根,虔诚的祈祷着。

“妈………你一定不要有事,一定不要有事啊!”

约莫过了四十分钟。

红灯熄灭,医生护士一脸忧愁的出来。

担架床上,是一具被白布掩盖了的身体。

我的脚步一瞬间像是生了根,动弹不了半分。

“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我妈妈明明好好的,怎么可以拿被子蒙住她的脸啊!”

我踉踉跄跄的过去,双腿止不住的一软,便跪倒在地。

“妈……妈你很困对吗,困咱就好好睡觉,没事的,茉茉在这里,茉茉会一直守着你的!”

我抱紧母亲已然凉透的身体,自言自语,又哭又笑,甚至没有勇气掀开白布看一眼。

我怕过于血肉模糊,怕自己根本不敢面对。

“苏小姐,我们已经尽力了,可是死者伤势太重,我们真的无力回天,还请节哀顺变。”

啊。。。

“你骗我,你胡说八道………妈妈不会离开我的,她不会!”

我将整个身子匍匐上去护住妈妈,却又小心翼翼的根本不敢压到她,因为,因为她一定很疼,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妈妈一定疼死了啊。

为什么,为什么?我前些天过来看她时,医生还告诉我说情况有所好转,怎么突然之间就成了这样?

我想不通,我一点也想不通。

而这时,兜里的手机却急促的响起来。

我颤着手接通电话。

“喂,我的好妹妹呀,这份大礼可还满意?”

宋雨欣!

是她,一定是她,一定是她害死了妈妈!

我浑身血液一瞬间沸腾,沸腾到像是要炸开血管,却听到她又悠哉悠哉的说着,“哎呀,其实我也没怎么刺激她,就在她跟前说了几句话而已,不过你猜猜,我到底说了什么?”

我恨的咬牙切齿,恨不能现在直接将她碎尸万段,可她却得意至极,“我不过是说呢,当年害死夏云曦的不是我,就是她自己!是她的无能为力,才导致的家破人亡!

我还说呢,如今你的女儿在会所里当小姐,还特意ps了你好多张大尺度的照片给她看,哈哈哈哈………

然后她受不了呗,我说那你就去死呀,跳楼最好了!只要你跳楼,夏云曦跟她肚子里的那个野种也就原谅你啦!结果那老女人,还真蠢得跳了楼,嘿嘿,苏茉茉黎,现在你是不是可难受可绝望了?难受绝望好哇,我最喜欢看你绝望了!”

我扣在地板上的手指源源不断的渗出鲜血。

舌尖上传来的血腥味更浓。

我颓废的从地上爬起来,径自从一旁护士手里端着的手术器具里抽出一把手术刀。

幽暗的环境下,刀子的锋利面却闪着刺眼的光芒。

“宋雨欣。”

我的气压低到一种极致。

“今天,我要你为妈妈陪葬。”

话落挂断电话,我不要命的赶往华林苑。

我要她死。

大卸八块、碎尸万段、剁成肉泥!

可即使如此,我都觉得不足以排解我心中的愤恨绝望。

她这样的人渣、畜生,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不配!

我的大脑已经一片混乱,唯一涌现的念头便是杀了她,杀了她!

当我浑身嗜血如地狱罗刹站在她面前时,她正翘着二郎腿悠然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见到我,她故作惊吓,“哟,这么快就回来找我报仇啦?”

我一言不发。

步步靠近。

看她生前最后几秒的得意洋洋趾高气昂。

“不过呢,你又奈我何,苏茉黎,你这辈子都斗不过………啊!”

只是她一句话没说完,我已经将藏在衣袖中的刀子狠狠扎进了她的胸口!

“斗不过是么,那好,我就要你死!”

看着她狰狞面容中的极度恐慌与愤怒,我兀自咧开了嘴角,“妈………妈你看到了吗,女儿为你报仇了,报仇了啊。”

“来人啊!杀人了,杀人了!”

身侧传来保姆小秦的大吼大叫。

门外懈怠着的保镖蜂拥而入。

我并没有惶恐,而是淡定的将刀子拔出。

看着身下血流成河的女人,我面无表情。

只是惊恐万状的保镖已经三两下将我钳制住。

我再一次被关进了地下室。

无边的黑暗将我团团包裹。

许久,许久。

铁门被人大力踹开。

一身冷芒的慕驰野疾速而来,扼住了我的脖颈。

他脸色苍白,嗜血的双眸布满红血丝,像是整日整夜的没有休息。

我冷哼一声。

大抵是寸步不离守在她身边担忧到睡不着觉吧。

与我何干。

“苏茉黎。”

他喉间滚出我的名字,沧桑而疲惫。

我抬眸对上他写满复杂情绪的瞳孔,恍然间看到一抹失落痛苦。

“你连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是么。”

他紧紧攥着我的衣领,我的呼吸愈发急促。

却逞强的挤出一抹笑容,“解释?有用吗?你何曾听过我的解释?那好,我最后解释一次,宋雨欣,你捧在心头的白月光,她逼得我妈从十八层楼一跃而下,摔的血肉模糊!她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我苏家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这辈子要收养这样一匹白眼狼!”

忍了好久的眼泪终是在这一刻溃不成军。

我哭得像个疯子,此时他一把松开了我。

“不可能,欣儿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他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同我辩说。

“哈,哈哈………慕驰野!我希望啊,你这辈子最好永远都像只猴子似的被她戏耍,否则当你有一天看穿她的真面目,不知道会不会难受到死啊?”

哀莫大于心死。

这一刻我忽然觉得自己瞎了眼。

我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不明是非、黑白不分的男人啊?

“呵,苏茉黎你少在这儿给自己开脱!”

忽然,男人黯淡下去的眸子又涌出火焰,他咬着牙根一字一句道:

“你母亲三年前精神就出了问题,她又怎么可能被欣儿逼的跳楼?苏茉黎,你真是令我失望至极!是不是我一次次的纵容你,你就以为我真不会对你如何,任你为所欲为么!”

哈哈,听呐,他果然是无条件的维护他的白月光,无论我怎么解释,他也不会听一个字的。

一整颗心彻底死了。

“好………好,是我在为自己开脱,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啊。可慕驰野你知道吗,我这辈子错得最彻底的一件事,就是爱上你!”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