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阅读)长生四千年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叶诚楚嫣)

时间:2020-06-22 12:02

长生四千年
作者:柿子会上树
主角:

  • 长生四千年 介绍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沈古稀身后的那一群老牌医生以及刘源还有刘光秀听到这声滚字,竟一点儿都没有怒,取而代之的,却是对于叶诚的畏惧。

叶诚在接过神农十三针之后,没有丝毫停留,起针就在张浩的风池穴,合谷穴以及百会穴扎了三针。

之前在替张浩扎针的时候,叶诚故意留了一些真气在张浩的命门,从而阻碍了那些毒虫对于张浩内脏的侵,现在,叶诚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帮助张浩打通经脉,让那些毒虫无所遁形。

随后,叶诚又在其玉枕以及印堂处又扎了两针,用以打开张浩的经脉。

这时,叶诚双手离针,刘光秀快步上前,担忧的看了一眼张浩,急问道:“小友,我这孙儿,可有救?”

叶诚冷冷的看着刘光秀,嘴角之上不禁露出了一阵居高临下的微笑。

“刘老,我说过,我能治,但在治疗张浩之前,我需要做一件事,借用你女婿几分钟的时间,可以么?”叶诚将目光全部灌注在了刘光秀身后的张伯宏身上,而后缓缓地说道。

这刘光秀也没想太多,直接一把就拉过了张伯宏,说道:“那是自然。”

张伯宏一愣,望着叶诚连声问他到底要做什么。

随即,那一只盘踞在叶诚手臂内侧的眼镜蛇突然就从叶诚袖口中缓缓地攀爬而出。

“蛇......蛇......”

“大家都别动,别让它觉得你们对他有任何威慑......”沈古稀见罢,顿时大惊,嘱咐着众人不要轻举妄动。

而叶诚却也不然,伸手就将这眼镜蛇放在了眼前,只见这条眼镜蛇正高昂着脑袋俯视众人,不时间,还伸吐着它那短小的信子。

“你......你要干嘛......你要干嘛?别过来,别过来......”见那条蛇盘踞在叶诚的手臂之上,而叶诚却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走来,张伯宏再也绷不住了,连忙就往后退了几步。

“你不是要救你儿子么?这是唯一的方法,让这条蛇咬你一口,然后把你的血换给你的儿子,做不做,随便你。”叶诚轻描淡写的对其说道。

一旁的刘建强听罢,更是抡圆了眼睛,指着叶诚大声骂道:“我以为你有什么能耐,你这是医人?你这是在杀人,被这条蛇咬了,还能落下什么好?”

“是啊,这不是害人么?”

“这个年轻人也太狂妄自大了吧?这毒蛇的毒,可是见血封喉的啊。”

“是谁把他请来的?真是胡闹。”

一旁的众人听刘建强说的也不错,要被这条蛇咬了,不出三秒,这人可真就没了。

这时,姗姗来迟和的白城以及张麒麟也匆匆走出了电梯,这一走出电梯,白城就看见了叶诚手上的那一条眼镜蛇。

这条眼镜蛇是他花了高价从别人手上买来的,卖家说这条蛇没有牙,拿到手的时候,这条蛇已经被迷晕了,所以白城也没有检查,直接就将它带去学校,想说给叶诚一个下马威。

可现在,看着这条蛇高昂的脑袋,和那一张见人就张开的血盆大口,白城这才有些恐慌。

他妈的,不是说没牙吗?得亏这蛇没有咬伤这小子,要不然,我他妈还得背上一条命。

白城咬牙切齿的想着,一边直将手机拿出,报了个119让人来这里抓蛇。

可没等他接通电话,一直站在张伯宏身后悲痛万分的刘金花却站了出来,指着张伯宏不像个男人,之后来到叶诚面前,湿润着眼眶,道:“如果被这蛇咬,真能救我们浩浩的命,那我来吧,我愿意......”

说话间,刘源和刘光秀更是一惊,着急忙慌的劝阻着刘金花,而张伯宏,却是心有余悸的看着那一条毒蛇,吓的话都不敢说一句。

见张伯宏吓成这样,叶诚无奈的笑了笑,顺手就将那一条眼镜蛇放在了刘金花的面前。

可,就在刘金花准备撩起袖口的那一瞬间,叶诚嘴角一杨,顺手就将这条眼镜蛇抛到了张伯宏的眼前,下一刻,那两枚尖锐的牙齿瞬间就刺入了张伯宏的手腕。

只听一声尖叫,张伯宏瞬间双眼一番,倒在了地上。

随后,叶诚快步上前,抽出两根银针就在张伯宏的命门刺了进入,并用一旁的手术刀在那孩子的手间划了一刀,一股黑色的血液似岩浆一样往外迸发。

“纱布。”叶诚牵着张浩的手腕,低声朝在门外看热闹的护士们说道。

“我这有......”沈古稀身后的一名主治医师顺手就从口袋里面掏出纱布就朝叶诚递了过去。

接过纱布后,叶诚又将张伯宏的手掌切开一道血痕,随后便用纱布包裹,红色的血液在张伯宏的手掌心之上缓慢的流淌。

众人见罢,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此时的张伯宏还有呼吸,而且面色红润,一点儿都不像是中了蛇毒的样子。

下一刻,叶诚将张伯宏手上的纱布解开,直接又将这块纱布包裹在了张浩的手掌心之上。

看到叶诚的这一举动,白凤臣和沈古稀的脸色都白了。

岐黄换血术?

这是在古籍中才存在的换血疗法,两人同时方血,再将一人的血捆绑在另外一人的伤口之上,从而达到患者的血液和另外一人的血液融合。

他们两人很清楚,在这个世界上会使用这种换血手法的一只手都数的出来,而且,这种换血手法,换的血,一般都会是剧毒无比的毒血。

“白老......这......”沈古稀缓缓地挪到了白凤臣身旁,轻声问道。

“老沈啊,如果我估算不错,这年轻人下一步,应该就是......”

“银针刺脉。”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这时,叶诚的手又缓缓地挪到了张浩肚脐眼上方三寸之处缓缓地按压,而张浩的脸色也正慢慢的从苍白变得红润。

一根,两根,三根......

一根根银针被叶诚稳准狠的插入了张浩体内,下一刻,张浩体内的黑色素沉淀而起,笼罩了他整个身子。

“妈......妈妈......”

突然,张浩闷哼了一声,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随后大口大口的呼起了气,那刚刚瞬间变得黝黑的脸颊,也一下红润了起来。

“浩浩......浩浩......”刘金花此时更顾不得自己的丈夫还在地上躺着,立马快步上前一把就将自己的儿子抱在了怀中痛哭。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就这么活了?人......人不是死了吗?”

“太不可思议了......”

沈古稀身后的那一群医生见张浩突然醒来,更是不可思议的面面相觑,似是在跟对方说着这是一件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但,他的确就发生了,而且他们居然......还是亲眼所见。

任凭刘光秀再见多识广,见自己外孙死而复生,也激动的泪流满面。

一旁的刘建强更是一脸愕然,诧异的望着叶诚,就像是看着某种怪物一样,他是医生,更是百川市医学界的新起之秀,却在这个男人面前,显得毫无尊严。

刘建强愤恨的看了一眼叶诚,又朝后看去。

此时,这层楼的电梯门被缓缓地打开,三名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正悄然朝和这病房走来。

带头的那个警察叫黄光年,是现任百川市南区派出所副所长,也是刘建强的小叔子。

黄光年一接到刘建强的电话就火速赶来,不为别的,只为刘建强说这里有一个非法行医的庸医正在给人看病。

他正愁快年底了,手上还有几个抓捕名额,没想到他这姐夫,倒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你们,谁叫叶诚?”黄光年在走过刘建强身旁的时候给他打了个眼色,随后,刘建强看了叶诚一眼,黄光年心领神会,拨开人群,直走到叶诚面前,低声问道:“你就是叶诚?就是你,没有行医资格证,还要替人看病的?说说吧,收了家属多少钱??”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