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宠成瘾:总裁的小逃妻-苏安浅燕西爵精彩章节阅读

时间:2020-06-06 12:00

一宠成瘾:总裁的小逃妻
作者:梦洛
主角:苏安浅,燕西爵

  • 一宠成瘾:总裁的小逃妻 介绍

《一宠成瘾:总裁的小逃妻》是作者梦洛创作的一部现代豪门总裁文,主角是苏安浅燕西爵,讲述了,她撞人了,撞了北城霸主燕西爵的心尖宝贝,柯婉儿。哥哥三年前入狱,爸爸现在也进去了,妈妈还躺在病床上,老天爷是看苏家在北城称霸太久了么?为了不被送进监狱她与燕西爵做了一笔交易,而他却给了她一纸契约。

总裁的小逃妻精彩章节

一个小时匆匆而过。

苏安浅洗完换了一套衣服,简单的白裙被她穿得清雅又贵气,就是太疲惫,脸色不太好。

燕西爵让人备了夜宵,一杯牛奶,而他在餐厅窗口长身玉立,偶尔看她一眼,闲庭悠然。

大家闺秀,吃相优雅,坐得笔直,桌下白皙纤细的腿微微并着,燕西爵只是扫了一眼,几不可闻的蹙了眉。

车祸里婉儿伤那么重,这女孩从头到尾就没吭一声,还跟他谈交易,不知道腿伤了么?

燕西爵剑眉狠狠一蹙,他还真没这么趁人之危过。

她吃饭时,季成给她总结了几句话。

“这段时间,您主要是照顾医院里的柯小姐和燕先生的生活起居。”

“虽然这关系是隐秘的,但必要的忠贞您不得遵守,经济方面如有需要随时告诉我就可以……其余听燕总安排。”

她看了窗户边的男人,他哪里需要她照顾?

燕西爵也在看她,看出了她眼底的质疑,却不言语,单手别在裤兜里,优雅的吸着香烟,烟圈弥漫下轻轻眯了一下眼,而后低眉弹掉烟灰。

她的视线不自觉的跟着他走,直到他再次抬眸看来,她才挪开,“哦,我知道了。”

“吃完了就出来。”燕西爵忽然摁灭烟头,依旧拧眉,长吁一口烟圈,率先迈着长腿走出餐厅。

苏安浅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所以,到了客厅,她率先表示:“我妈还在等我,燕先生,我得先走了。”

来了只想交易,吃完有了精神就想着走,不知为什么,燕西爵一股恼意,在她转身之际将她扯了回去,“我刚说过什么?”

下一秒,她就坐在厚厚的沙发上。

“啊!”腿被捏的一阵生疼。

男人抬眸,凉薄而愠怒,“我当你是痴傻的不知道疼!”

“拿药来!”转头燕西爵对季成道。

季成快步拿了药膏递到男人手里。

药膏抹在她腿,很温柔,很仔细,苏安浅只看得他冷峻低垂的五官,却是无比的专注。

她有些恍惚,那一瞬间,感觉好像她对他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警方不会再找你。”他醇厚的嗓音忽然开口,“你的一切需求我都会答应,除了你妈医药费。”

提到她母亲,燕西爵手里的药膏紧了紧,深邃的眸底掠过一抹宿深而久远的痛恨。

苏安浅皱着眉,“为什么?”

燕西爵没有回答,放了药膏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声音平坦而温和,“我娶的是你,别人与我无关。”

那一晚,相处时间不算短,但苏安浅的确没摸清这男人的脾性,看起来冷漠城府,又会莫名其妙的体贴。

第二天。

北城黄金地段,‘燕科’拔地而起的两栋集团大厦,“YSK”三个烫金大字十分显眼。

两栋大厦之间一个悬空层是单独的总裁办,低奢流派的装潢此刻显得有些诡异。

薛南昱惊异的盯着那个沉凉如水的男人,“我没听错?你居然要保苏氏?你还跟她什么?婚约?你是当婉儿真没了?”

燕西爵站在落地窗前,对他说话的调调见怪不怪。

沉默许久的明承衍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指,有不同看法,淡淡的一句:“这算蒋干盗书?”

薛南昱挑了挑眉,“就算她不撞上来,事情马上就能解决,不差她这个蒋干盗书。”

明承衍却看向那个一直不说话的男人,语调温尔:“博弈归博弈,别到时候玩真,把自己搭进去,我看苏大小姐不是傻子,也不是花痴。”

一句话,让三个人陷入了寂静。

就是寂静。

落地窗前的燕西爵剑眉微蹙,俯瞰秋雾蒙蒙的北城。

她的确不是傻子,更不是花痴,相反,那双琉璃般的水眸聪慧、镇静,超乎她的年龄,虽然大多是强撑着装出来的,但能在他面前装也是一种本事。

想到那双过分纯净漆黑的眸子,燕西爵眉峰紧了紧,他讨厌那份完美,从小就讨厌。

薛南昱看了明承衍,然后站起身走到燕西爵身旁,看他蹙着眉,才道:“这么为难,怎么不通知本少?我娶她,跟你娶她作用相同,但我就不存在问题……”

两个字刚说出来,燕西爵俯瞰的视线忽然向他射去,从沉思斟酌,变为犀利冰冷。

薛南昱硬生生的止了声,摊了摊手,“OK!我不说了……爷还有约,先走了!”

明承衍深深看了一眼窗边的人,温敛一句:“有把握么?”

燕西爵倚着落地窗,“怎么样算有把握?既然赌,就算玩也得玩得真一些,尊重对方,也不枉费谈情一场,不是么?”

明承衍分不清他这话是玩笑,还是真话,温敛道:“你有分寸就行,我也还有事。”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燕西爵终是抿了薄唇,转过身,长久伫立在窗边。

苏安浅到了医院,推门进了母亲病房。

“对不起,妈。”苏安浅乖巧的坐在床边,“我有点事给耽搁了,不过您放心,公司不会倒闭了。”

“真的。”她在妈妈质疑前笑了笑,“我跟人谈了合作,尽量努力撑住,就算爸爸的案子暂时查不清,两年后哥哥刑期就满了,我们兄妹俩一起给爸爸翻案,苏家会没事的。”

“你确定?”付嫣难以置信,但也知道女儿聪明,才问:“你跟谁谈的合作?”

苏安浅没正面回答,道:“妈,您就放心吧,好好养病,其余的事都交给我就行。”

付嫣看了她一会儿,叹了口气,拍了女儿手背,“浅浅,妈对不住你,你刚毕业,家里就这样,委屈你了!”

“看您说的!”苏安浅笑着,“我被呵护了二十年,毕业就出去挣钱不正好么?”

付嫣摸了摸女儿手背,“对了,和叶凌见过了吗?你们俩也好几年了,这个当口能嫁过去也好啊,公司就有多了个援助,你也不用受苦……”

“妈。”苏安浅打断了她,脸色不太好,“我还不想嫁人,现在家里这样,我必须陪您,这些事以后再说吧。”

“我想把别墅卖了,咱母女俩另买套公寓,您看?”苏安浅继续道,岔开了关于叶凌的话题。

付嫣几乎没想就答应下来,这样能节省开支。

那之后,因为苏安浅要顾及燕西爵,所以一般都是下午去医院,先去妈妈那儿,然后去柯婉儿病房,虽然事不多,但她每天必到,晚上再去会所兼职。

转眼小半月,她几乎见不到燕西爵。

这一晚,照旧去会所,要见到可能跟爸爸案件有关的人物,总要做点牺牲,尽可能接触相关人物。

但酒水刚送进去,她已然被一双熟悉的眼锁住。

“浅浅?”叶凌坐在众人当中,做梦一般喊着再熟悉不过的名字,醉意下用力的眯着眼看清她。

苏安浅忽然缩回手让他扑了空,匆匆起身退出。

叶凌却不顾醉意站了起来,虚晃两下后疾步追了出去。

“浅浅!”叶凌的声音带着急迫,在安静的走廊十分清晰。

终究抵不过男人修长的步伐,她被叶凌从身后拥着,紧紧按在怀里,用力到几乎让她窒息,不断喊她“浅浅。”

“真的是你?”

他兀自低语,很轻的声音,却满是心疼,闻着她身上的清香,好像才活了过来,轻缓低语,“你终于回来了。”

苏安浅咬唇,心里缠绕许多温热,绕过一幕幕的记忆,又一根根的崩断,忍着心痛,“你先放开。”

“我不放!”叶凌固执着,醉意下忽然将她抵在了昏暗的墙角,“我不会再让你走了。”

“我们已经分手了。”她很平静的看着他,“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叶凌没出息的不认账,低低的祈求,“浅浅,我们十五岁就约好了的不分开,只当我混账了一回,你原谅我,好不好?”

她闭了闭眼,想从他怀里退出来,他却忽然不管不顾的亲下来。

相触的瞬间,苏安浅大脑一片空白,很多回忆肆意涌来,像烧红了的铸铁,灼得心痛。

用力拿开他黏在身上的手,苏安浅挣扎着从他圈禁的手臂解脱出来,却被余光里一抹伟岸攫住目光。

明明灭灭的烟头夹在指尖,人却安静的立在那儿,不知是灯光昏暗,还是错觉,那张脸,沉郁得几乎滴出水来。

他身上的气势凌人,她明明不觉得犯错,却忽然心悸,怔怔的没了动作。

叶凌被拉开时,苏安浅以为是燕西爵,可下一秒,她脸上就挨了狠狠的一巴掌。

“啪!”一声,余露自己都觉得手心疼。

一手拉了叶凌,冷着脸怒冲冲的对着苏安浅,“苏安浅,你还要不要点脸?苏家倒台就不择手段了吗?会不会写前男友三个字?!”

苏安浅愣愣的看着叶凌,忽然又觉得可笑,冷视余露,“要说不择手段,余小姐才是高手,被老男人抛弃还能套到叶凌,你是赢家!所以好好守着吧,没有几个这么好骗的男人了。”

余露被激得不轻,一把推了半醉的叶凌,扬起了另一手。

“余小姐。”昏暗里,一道沉凉的声音传来。

苏安浅已经被男人拉到身侧,那双幽邃的眼冰冷的看着余露,沉声:“打下去,小心手腕受不住,容易断。”

没有起伏的一句话,却像一把锋利的刀削过手腕般。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