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香-杜云萝穆连潇精彩章节阅读

时间:2020-05-16 18:04

檀香
作者:玖拾陆
主角:杜云萝,穆连潇

  • 檀香 介绍

主角杜云萝穆连潇小说《檀香》是作者玖拾陆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了那一年阳春三月,杜家五娘云萝出嫁,成亲三月,丈夫领皇命披挂出征,从此聚少离多。成婚五年,丈夫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她流尽了眼泪,过继族子,青灯古佛,换来这一座御赐的贞洁牌坊。这是她一生荣耀,亦是一世桎梏。到了老年,云萝每每会想起丈夫,但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重活一世,回到丈夫还活着的岁月里。

杜云萝穆连潇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锦灵端了水进来,替杜云萝净了面。

水月提着食盒,端出了四色攒盘,笑盈盈道:“绿豆糕、云片糕、芙蓉酥、水晶丸子,都是厨房里新做的,五姑娘快尝尝。”

杜云萝在闺中时最喜欢这些点心,她偏爱甜味,饶是甄氏不喜欢,也会让厨房依着杜云萝的口味做。

杜云茹亲手取了一块绿豆糕送到妹妹嘴边:“来,甜滋滋的,夜里做梦也是甜的。”

杜云萝启了樱唇,咬了一口,甜腻的味道让她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细嚼慢咽地用了。

甄氏含笑看着姐妹俩,不舍地牵着小女儿的手:“真是个孩子。”

反手握住了母亲的手,杜云萝浅浅笑了。

杜云茹挑了一片云片糕,品了一口:“听说请安时,祖母把锦蕊也唤去了?”

“是,我和祖母说了阿玉姐姐喜欢锦蕊画的花样,祖母也想看看,就唤了锦蕊。我央了许妈妈把花样给阿玉姐姐送去。”

杜云茹随口接了一句:“什么花样?”

“并蒂莲花、戏水童子,阿玉姐姐说了,要绣来给大姐。”

杜云萝话音一落,杜云茹的脸烧成了天边彩霞,她从绣墩上跳起来,指着妹妹半晌说不出话来,一跺脚,转身避走了,连甄氏唤她都不听。

甄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大姐脸皮薄,偏你爱逗她。”

杜云萝撒娇一般靠在母亲怀里:“大姐就要嫁人了,现在不逗她,往后也逗不到了。”

甄氏闻言,满是笑意的眸子倏然一暗,流露出几分不舍来。

她一共一儿二女,都是她亲自带大的,从牙牙学语到读书认字,再到一个个谈婚论嫁,可时间怎么就过得这般快呢?

明明不久前还都是小娃娃,一眨眼之间,就要离家出阁了。

舍不得,千般万般舍不得。

甄氏揉了揉杜云萝的额发。

她这些年,最满意的便是几个孩子之间的和睦。

杜云萝最小,别说甄氏夫妻宠着,连莲福苑里都捧着护着,甄氏原本担心过,杜云茹和杜云荻会不会因此对妹妹有些不满,可事实上,那两个孩子,对妹妹更是一万个上心。

“囡囡也舍不得姐姐呀……”甄氏低声哄着,“母亲也不舍,可女儿家都是要嫁人的。”

杜云萝闷闷应了一声,从母亲怀中抬起头来,下定决心开了口:“母亲,我听说了,昨日石夫人其实是来说亲的。”

甄氏神色一凌:“哪个与你说的?”

在甄氏面前“出卖”杜云诺,杜云萝没有半点心理负担:“四姐姐偷听了祖父、祖母的话,来告诉我和三姐姐的。刚刚在莲福苑里,我没敢问祖母。”

甄氏悄悄松了一口气,这事儿也就是刚起了头,别说她自个儿怎么想,莲福苑里都没拿定注意,若杜云萝贸贸然去开口问了,只怕老太爷和老太太会怪罪。

“石夫人是顺口提了一句。”甄氏斟酌着道,“囡囡,真论起来,定远侯府那里,我们是高攀。便是不应下,也要寻个好理由,莫要落人口实。”

杜云萝一怔。

前世她来寻甄氏时,已经在莲福苑里大吵了一架,再一哭闹,换来甄氏一个耳刮子,以至于她以为甄氏心里是认同这门亲事的。

可今日听甄氏这口气,她似乎……

杜云萝试探着开口:“母亲的意思,是要回绝了?”

“那位世子呀……若是出自寻常官宦勋贵人家,母亲便是豁出去脸皮,也要让老太太应下这门亲事来,如此才俊,别说是京城了,整个朝廷都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可那是定远侯府啊!囡囡,母亲怎么会不怕呢。”甄氏越说声音越轻,到了最后,几乎就跟自言自语一般。

杜云萝抿唇,原来,这才是母亲的真实心思,在石夫人提起来时,母亲是担忧的,前世的她,没有静下心来听母亲说过这些。

不过,前世是前世,今生,她要嫁的。

杜云萝吸了一口气,道:“我知道的,在别人嘴巴里,我也不是什么良配……”

“这又是什么混账话!”甄氏急了,“哪个又乱嚼舌根了?”

杜云萝扶住母亲的双手,郑重道:“母亲,女儿是意思是,外头那般说我,侯府都让石夫人来递口信,可见他们不在乎那些风言风语的。那我们怎么好因为别人说定远侯府的那些混账话,就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这纯属睁着眼睛说瞎话。

杜云萝清楚,侯府求娶她可不是不在乎风言风语,而是那些豺狼就喜欢她这样的祸害,闹得世子的后院乌烟瘴气,那些豺狼便高兴了。

而定远侯府牵扯上的可不是风言风语,而是几代人、数十年来的鲜血苦楚,京中人人都看得到。

肯在这个背景下嫁女儿的,不是傻大胆,就是想“卖”女求前程的。

就算杜公甫觉得这是一门好亲,想赌一把,都难免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前世要不是定远侯府请了圣旨,杜公甫还真下不了决心。

甄氏听了这番话,想的却不是这些,她示意水月出去守了外间,握紧了女儿的手,压着声儿道:“囡囡,你与母亲说实话,你是不是见过那位世子爷?”

杜云萝身子一僵,甄氏在那个“见”字上重重顿了顿,杜云萝听出来了,母亲想知道的不是她是否见过穆连潇,而是他们是否有些难以对人道的私情。

饶是杜云萝内里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太,闻言都有些怔愣了。

前世因着是被逼上轿的,回门时杜云萝都没与甄氏好好说说话,更别提贴己话了。

这大概是她头一回没有满腹怨气,心平气和地和母亲说穆连潇了。

思及此处,到底有些不好意思,又不敢表露,装出一副正经模样来。

“母亲怎么会那般想,我……我一年能出府几次?怎么会见过他。”

甄氏嘴上应了一声,眼睛却盯着女儿的眉眼细瞧,见她抿着唇,眼角微垂,心里也就通透了。

自己的囡囡自己清楚,便是嘴上不认,可这面上的羞涩心思,甄氏一看就懂了。

不过,杜云萝说得也不假,她出门极少,按理也不会得了那样与外男亲近的机会。

怕是听人提及过吧……

甄氏琢磨着,那位世子爷端的好模样好功夫好身段,叫闺阁女子说道几句也是寻常,她年轻未嫁时,姐妹们一道相处,也不是没有说过这等话题。

这么一想,便安心不少。

不过话又说回来,除了姻亲走动青梅竹马的,闺中女子哪有接触其他同龄男子的机会?多是听了父母之命蒙头嫁过去,待掀了盖头,便是彼此不喜也只能接受了。

男的不满还能三妻四妾,女的就只能死挨着,当真受苦。

甄氏是嫁女儿,自不愿意让杜云萝受苦。

见杜云萝不排斥穆连潇,隐隐还是欢喜的,甄氏就觉得这亲事不错,可转念想到定远侯府的状况,心就沉了下去。

是了,杜云萝年轻不知事,甄氏却是懂的,这亲事再好,也抵不过一个万一,到了那时……

这转来转去,又转回最初的结症了。

甄氏抬手按了按眉心:罢了,这事儿她说了也不算,等莲福苑里定下了,再来看吧。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