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逸辞楼初寒小说《万古第一剑神》作者:鱼初见免费章节阅读

时间:2020-05-16 12:01

万古第一剑神
作者:鱼初见
主角:苏逸辞、楼初寒

  • 万古第一剑神 介绍
《万古第一剑神》由鱼初见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由轻叶推荐,主角苏逸辞楼初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那是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他顶着日晒,单膝跪地,一手捂着胸口,俊秀且苍白的脸上难掩痛苦之色。尽管如此,他的一双漆黑的眸子依旧充满坚定。

苏逸辞楼初寒小说

离开了仙剑门的苏逸辞独自一人游晃于山野之中。

身中焚心掌伤势的他步履蹒跚的犹如刚学会走路的孩童,加上其略显单薄的背影,看上去不免有些莫名的孤落。

“嘶……”脏腑内传来的剧烈疼痛感令苏逸辞下意识的弯了一下腰,其一手捂着胸膛,一手扶住旁边的一棵大树。

丝丝鲜血顺着嘴角溢出,其只觉体内的血液都在沸腾一样,无比的难受。

“火毒已然攻心而去,再这样下去,我只怕活不过两天……”

苏逸辞咬了咬牙,眸中不由的闪过一抹憎恨。

时间回溯到五天前。

玉城城主千金大小姐玉飞羽邀请城中各大家族的同辈前去观摩她的拜师礼,苏逸辞本不想去,不过苏家家主有意让自己去见见世面,其不好拒绝,就带着贺礼前往。

然而,在观礼的时候,苏逸辞遇到了沈家的沈骄。

苏家和沈家算是老对头了。

沈骄以往也没少刁难过苏逸辞,在玉飞羽的拜师礼结束之后,沈骄拦住对方,并且出言不逊。

苏逸辞本不想搭理,但沈骄等人却是越发过份,尤其还对苏逸辞的父亲进行侮辱。

恼怒之下的苏逸辞和沈骄大打出手。

放在以往的话,两人的实力相差不大,都是“聚气期”的修为。

可那天,沈骄的实力竟是比之往常突飞猛进了一般,竟是达到了“凝纹期”的层次。

苏逸辞落败是肯定的,最为狠厉的是,沈骄还不从哪里学会了《焚心掌》这门霸道的武学。

没有丝毫留手的沈骄,一掌正中苏逸辞的胸口,霎那间,苏逸辞浑身上下,如遭热焰吞食般,痛苦异常。

尔后,苏逸辞犹豫再三,并没有返回苏家。而是强忍着痛苦来到了仙剑门。

仙剑门的辅剑长老公孙图和自己的父亲苏玖曾经关系极好,苏逸辞也从苏家的长辈那里知晓过,以前苏玖说过等苏逸辞十六岁的时候,令其拜公孙图为师,学习剑术。

那时候公孙图也是毫不犹豫的欣然答应。

但没想到的是,公孙图却反悔了。

“爹亲啊爹亲,看着今日情形,我是否又该怨你独自抛下于我……”

苏逸辞喃喃道。

走投无路了。

以自己现在的情况,就算苏家倾尽全力,估计也只能保住自己的性命,而无法护住被火毒侵蚀的经脉,往后只怕是废人一个。

以后的人生,一片黑暗。

想到这里,苏逸辞的嘴角不由的泛起一抹苦笑。

接着,苏逸辞眸中随即又闪过一丝深沉的光芒。

“难道,只能去那个地方了么?”

……

两天两夜!

苏逸辞消瘦了一大圈,此刻他正无比艰难的在一座山涧中挪动。

这两天,他只喝了少许的山中泉水,遭受火毒焚身的他,咽不下任何一丁点的食物。

山涧四周,尽是陡峭的山壁。

一条长长的河川就像是龙蟒般横贯山涧的南北两地,并朝着远处延伸。

此时的苏逸辞,每走一步,都尤为的艰巨。

“扑通……”

体能早已耗尽到枯竭的他,终于是趴倒在地,与之地面平行的视野内,是一座幽深的谷壑,在那谷壑的深处,地面布满了各种各样的森白枯骨。

枯骨有野兽的,有人类的,还有一切不知名的骨架。

苏逸辞耸拉着眼皮,手肘和膝盖于乱石中挪动,朝着前方爬去。

衣衫破损,血肉磨烂,苏逸辞身后的石块上拖出一道长长的血迹。

看上去,他就像是在朝着死亡的深渊艰难的爬行。

“我要死了吗?”苏逸辞的意识开始变的模糊,眼皮沉重如灌铅。

而,就在这时,偌大的谷壑上空突然间乌云笼罩。

“呼……”

森寒的邪风弥天漫地,天地瞬间暗沉下来,苏逸辞瞳孔微缩,周边空间竟是变的一片荒芜,干枯如鬼怪的老树枝头上,成群的血色乌鸦纷飞,并发出刺耳的怪叫声。

苏逸辞的耳边仿佛响起了古老悠久的音诵。

冷风过境,万物荒凉。残阳如血,邪恶的鸟兽停留在同伴的尸体旁大饮其血。

诡异的魔法符阵点缀天空,纹刻大地。

“嗡嗡……”

乾坤颤抖,日月轮转。

血色的空间仿佛与之苏逸辞所在的空间重叠在了一起。

漫天的血色乌鸦遮天蔽日。

接着,前方那谷壑的深处,一股浓郁且森冷的血色凶邪雾气犹如洪荒猛流般的汹涌而至。

……

“哗!”

仿佛经历了乾坤裂变,空间交替。

就像被卷入了一条通往九幽地狱的深渊暗河,一幕幕尸横遍野,血染青天的修罗地狱场景悄然映入脑海深处。

当苏逸辞再次睁开眼睛之际,自己竟然身处于一座古老的宫殿当中。

这是一座人世间绝对不可能拥有的宫殿。

不仅仅是其气派程度,而是这座宫殿的独特结构,绝非人类能够创造。

……

大殿的四处都弥漫着久远古老的威严气息,巨大的宫柱上下遍布着神秘圣洁的图案秘箓。

宫殿的中央放置着一口古鼎。

鼎高约莫五六米,内聚八方灵蕴之气,刻画着一系列繁琐绚丽秘纹的鼎身周边萦绕着璀璨夺目的光璇流影,上面可见几个繁体字符。

“你,来了……”

这时,一道自带重叠回响的声音回荡于大殿之中。

伴随着铁链抖动的响动,苏逸辞那充斥着无尽疲惫的目光朝着大殿的正上方望去,只见那口神秘古鼎的后方,有着一座奇特的石台。

石台四周,秘纹闪耀的玉柱立起。

每一道玉柱之中都延伸出灵光环绕的金色铁链,一共十余道宛如于神芒中淬炼过的铁链直接是缠绕在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身上。

“哗!”

无形的凛冽气流弥散开来,渗入骨髓的冰冷邪气铺面而至。

苏逸辞那颤抖的瞳孔深处倒映着那道被流光铁链禁锢的身影,此刻连灵魂都有着某些说不出来的惊悸。

他披散着头发。

通体上下涌动着来自无尽深渊般的幽暗戾气。

十余道好似影翼般的圣洁铁链仿佛封印着无比恐怖的凶煞魔气,其中更是有两道金色的铁链分别贯穿对方的琵琶骨。

尽管如此,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仍旧叫人不敢正视。

“我,来了……”苏逸辞嘴唇微动,沉声说道。

“呵呵,距离上次见面,已过六年,你终究还是回来寻我了……”他淡笑道,回响重叠的声势如回荡在空旷的天河。

“是,我回来了,为了,活命……”苏逸辞一字一顿道。

“看得出来。”

对方淡淡的回答,甚至都不需要苏逸辞任何的解释,他就知道对方心中的所以想法。

“六年前,你拒绝了我,如今,又以这种状态来找我,想必你很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我想活着,想要变强……”苏逸辞道。

“不,你不仅要变强,你要立于这世间之巅,掌控至尊之权,我的力量,将会令这天下,沦为你手中的囊中之物……”

囊中之物!

话落之际,对方昂首轻抬,散乱的头发下,苍白的面孔上,一双幽暗如墨的黑瞳宛如深渊般慑人魂魄。

望着那双宛如连接着地狱深渊的般的瞳孔,苏逸辞只觉灵魂都被拽了进去。

恐惧!

清晰无比,且难以复加的恐惧!

然,这次苏逸辞没有像六年前那样逃走,他甚至有些迫切的望着对方。

“给我!”

“和我做交易的话,是不可以后悔的。”

“决不,后悔!”苏逸辞毅然回答。

“哈哈哈哈,如你所愿……”

霎那间,整个大殿内部的空间惊起阵阵律动,一股犹如洪流爆发般的黑暗光源却是于对方的身上全面绽放出来。

无数道黑色的光柱就像是瞬间冲破封印禁制的影流光翼,伴随着血色的秘纹铺散宫殿的大地,只见苏逸辞的身形竟然脱离了地心引力,悬浮到了半空中。

源源不断的黑暗光柱以百川汇集之势朝着苏逸辞涌去。

其犹如被成千上万道狂躁若虬龙般的古老藤蔓所缠绕。

“啊……”

无与伦比的黑暗力量入体的一瞬间,苏逸辞顿觉自己的身躯都要爆裂炸开。

“嗡嗡……”

与此同时,禁锢着台上那人的十余道金色铁链亦是焕发出耀眼的光芒。

且那口放置于大殿中央的神圣古鼎也跟着大放异彩,随即一座绚丽的禁制符阵以古鼎为中心,延伸至整个宫殿的地表。

“呵呵,十万年了,你困不住我的……”

那人厉声大吼,对天咆哮。

“桀……”

一阵尖锐的诡异魔啸响彻开来,宫殿震荡不休,只见对方的身后豁然浮现出一道狰狞可怖的邪魅魔影。

魔影身躯异常庞大,身外流芒环绕,四对霸气绝伦的爪翼舒展绽开。

抑制不住的恐怖魔气,堪比冲破桎梏的洪荒天河,涌出体外,并化作数之不尽的黑色魔纹缠向苏逸辞。

“哗啦啦……”

缠绕在他身上的铁链绷紧到极致,仿佛随时都会崩断。

黑色的光源和金色的光曜相互交织映照,宛如两种不同颜色的雷电大网撕裂碰撞。

此刻的苏逸辞就像置身于破碎的空间风暴中,他无法抗拒的接收着那涌入自己体内的黑暗光源。

随着无尽的黑暗影翼融入体内,苏逸辞的身上竟是浮现出一系列黑色的魔纹。

妖异邪魅!

神秘奇特!

魔纹如同覆盖在苏逸辞身上的闪电流光,每一寸魔纹都散发着极强的力量。

苏逸辞双目圆睁,几欲陷入昏死状态。

“隆隆……”

大殿之中,剧烈震荡。

这时,环绕在苏逸辞身上的所有黑暗魔纹竟是不约而同的朝着他的左边面颊收敛聚集。

难以掌控的庞大力量令苏逸辞浑身颤抖,其左边面庞就像绘画着幽暗的刺青魔腾,很是邪魅妖异,神秘古老的魔纹交汇于左脸之后,又迅速的涌入他的左眼当中。

“嗡……”

连同着一股极度强烈的神秘气息,苏逸辞的左眼瞳孔深处,豁然爆发出一股磅礴的威势。

左边瞳孔深处,光纹交汇,相互缠绕,随即凝聚成一座焕发着暗红色的“五芒星”图案。

不待苏逸辞从震惊中过来,更为狂暴汹涌的滔天魔气于四面八方各个角度涌入体内。

正前方,被十几道金色神链禁锢的男子双瞳亦是爆发出流影光曜。

其注视着苏逸辞,犹如掌控乾坤,君临天下的绝世帝王。

“诸神黄昏,人间黎明,乱世信天,不如求魔,血染十九州,独断天道行,一步屠戮十万里,一手掌控九重天……吾为始魔神,断天道!”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