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似荆棘-田小沫顾泽睿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11 12:00

爱似荆棘
作者:白娴
主角:田小沫,顾泽睿

  • 爱似荆棘 介绍

《爱似荆棘》是作者白娴创作的一部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田小沫顾泽睿,讲述了,田小沫的父亲为了将小三扶正,掠夺了外公的家产,还将母亲和外公逼死。三年之后,继母为了铲除田小沫,不惜将她送入精神病院,还要将她的器官贩卖!正在手术之际,有一个威风凛凛的男人救了自己,而谁曾想这个人就是继母带来的儿子顾泽睿!她重获新生,却又掉入腹黑男人顾泽睿的魔掌中!

爱似荆棘精彩章节

顾泽睿的母亲,就是插足田小沫父母感情的小三。

小三早年丧夫,带着两个孩子住在田家别墅隔壁,两家人成了邻居,一开始的相处关系非常友好,可田家的家庭,就是被这个

小三破坏的!

这时,手术室里一阵痛苦的呻咛,倒地那三人的四肢被子弹打成蜂窝状,满地鲜血,无法动弹.

路七疑惑:“睿,这些都是小喽啰而已,不至于这么生气吧?”

顾泽睿没有回答,脸色沉如墨,把枪甩给路七,走到手术台旁边。

田小沫心里并不抱希望,因为小三的儿子出现在这里,只会让她死得更快,死得更惨。

蓦地,田小沫感觉到有人在剪盖在她身上的白布。

“……”田小沫张嘴,可声音哽在喉咙说不话来。

她万万没想到顾泽睿剪开她伤口上的白布,给她缝起线。

“啊……”一阵刺痛穿透田小沫的皮肤,痛得泪水再度飚出来,她失声尖叫:“好痛……不要……”

顾泽睿顿停,怒不可遏地转身,一把揪起地上的医生,语气嗜血般冷冽:“你们没给她打麻醉就想直接剖?”

他阴沉的神色如同地狱的魔鬼般恐怖,目光锋利如刀,杀气腾腾。

医生吓得脸色惨白,四肢被子弹废了,身体还在颤抖,口齿哆嗦:“是……是他们要求的,为了器官更加健康,不……不打麻

醉……”

“人渣。”顾泽睿怒吼一句,把医生推倒在地,绝狠地往他胸堂踹,每一脚都凶残暴戾,欲要夺命。

医生的胸口传来肋骨的断裂声,异常的清脆骇人,被打得奄奄一息,倒在地上狂吐血。

“睿……睿……”路七慌了,快速抱住顾泽睿,拖着往后退,“别打了,别打了,还要留着他们的命找出幕后主谋的。”

顾泽睿铁拳紧握,健壮的手臂青筋暴起,胸口剧烈起伏,双眸如野兽那般嗜血。

在场所有人都被吓傻了眼。

路七也是第一次见到顾泽睿如此失控:“你到底怎么了?又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畜生,你冷静点,别打了。”

顾泽睿被拖离一些距离,他咬着牙闭上眼睛深呼吸,冷静下来后,甩开路七的手,立刻转身回到手术台。

“麻醉呢?”顾泽睿冷冷地命令声问。

另外一名四肢中枪的医生看到同事被打得奄奄一息,他吓得脸色惨白,瑟瑟发抖,对顾泽睿的问题丝毫不敢怠慢:“台面左……左边的第一支针就是麻醉药,局……局部麻醉只需要2毫。”

顾泽睿急忙拿起麻醉药,给田小沫的伤口打针。

路七缓缓走过去,小心翼翼地问:“睿,她是你认识的人?”

“离我远点。”顾泽睿命令声叱喝,周身弥漫着暴戾的气息。

“OK。”路七急忙退开,诺诺连声:“那我来处理这三个混蛋。”

田小沫感觉到针线穿过她的皮肤,不再疼痛,这男人的举动让她感到迷惘,无法理解。

她疑惑地开口问,“你是不是没有看清楚我是谁?”

“……”

回答田小沫的是一片沉默。

伤口缝好之后,顾泽睿把田小沫四肢上的绳索解开,把白布卷入她身体下,横抱起来。

田小沫紧张得全身绷紧,不敢乱动,被男人健壮有力的臂弯抱在怀里,心底莫名地涌出一股强烈的厌恶感。

顾泽睿抱着田小沫走向门口,低沉声严肃地命令:“阿七,这里交给你来处理。”

“放心吧。”路七恭敬地回应。

田小沫的心房漏了节拍,惶恐不安地被顾泽睿抱着离开手术室,她不知道接下来的命运会如何。

强烈的求生欲在提醒她要随机应变,努力活下去,离开这里为两位至亲报仇。

--

田小沫全身被白布包裹着送上一辆车,大约半小时后,她又被抱着走了很长一段路,最后放在软软的大床上。

四周一片安静。

麻醉过了,田小沫的伤口隐隐作痛。

她忍着疼痛翻身,把包裹她的白布打开,双手撑着身体坐起来,靠在床头上看了看腰腹的伤,心有余悸.

可现在,能活着已经是万幸,她感慨片刻便拉着被子盖住身体,环视四周。

一间干净如新的房间,灰色系的大床,书桌和衣橱是米白色的,偌大的阳台,灿烂的阳光洋洋洒洒落入房内。

阳台外种了一盆带刺的仙人球,生机蓬勃。

这时,传来开门声。

田小沫吓得一顿,紧紧抱着被子看向门口。

顾泽睿端着水杯进来,视线碰上田小沫警惕的眸光,他顿了顿,眸色深沉,继续走进来。

他走向大床,随手拿起一张椅子甩到床沿边上,随性洒脱地张开双腿坐下,悠闲地靠着椅背,凝望着田小沫。

男人深邃墨黑的眼眸像着火似得灼热而高深。

田小沫屏息凝视,紧张地吞吞口水,在这个健硕威严的男人面前,她犹如一只弱小无助的小兔。

顾泽睿把水和药递过去:“消炎止痛药,吃了。”

田小沫看看他手中的药,再抬眸看他,一字一句问:“你妈要杀我,还想卖我的器官赚钱,你现在又把我从医院里带出来,还给我吃药,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

顾泽睿皱起眉宇,沉默了好片刻,把药和水放到床头柜上,缓缓问:“田小沫,我们应该有七年没见了吧?”

“那又怎样?”田小沫冷冷地反问。

顾泽睿邪魅地勾了勾嘴角,轻佻的目光凝望着她,磁哑的声音异常低沉:“你一点也没变,性子还是这么倔,态度还是这么冷,样子还是这么……”

迷人……他没说完,话就停住了。

田小沫轻轻咬着下唇,隐忍着心底的恨意,怒问:“别废话,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顾泽睿淡然一笑,态度慵懒随性,痞雅地反问:“为什么觉得我救你出来就一定是阴谋?”

田小沫拉了拉被子,这男人的眼神让她很不舒服,故作镇定地说:“别装了,你们做了这么多灭绝人性的事,不就是为了我外公的财产吗?我若死了,这些财产全都归我爸,你们的那一份也少不了。”“”

顾泽睿觉得颇有道理似的点点头,嘴角微微上扬:“嗯。”

田小沫心里一阵反感,怒视着他。

顾泽睿突然起身,单膝跪床,双手撑着床倾向田小沫。

突如其来的靠近,吓得田小沫往床角落缩,背部紧紧贴着床头,双手死死抱住被子,心跳加速,呼吸也乱了。

顾泽睿眯着深邃的黑眸,居高临下凝望着她,邪魅呢喃:“如果救你一定要满足你的阴谋论,那我就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